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余昌梅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情致幽微 气象峥嵘——余昌梅山水画印象

2018-03-06 15:46:4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徐沛君
A-A+

  近几年来,浙江余昌梅在山水画坛渐露头角。这位画家视野宽,取材广,形式语言也多样。因此,很难用一句话来概述余昌梅的山水画全貌。不过,观摩他的近作,笔者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组关键词——温润,清新,隽永,奇峭,大气,端正。

  江南是容易让人萌生诗情的地方,因此引得无数画家为之写照。但余昌梅能从中脱颖而出,他以江南水乡、山乡景物为题材的作品,以情见长,以韵取胜,每每让观者流连不已。成功的原因,不仅在于作者对家乡风物有着真切的体验,还在于他笔墨里饱蘸着浓浓乡情,并且能把清雅的形式语言推上一个新的层面。

  余昌梅用他的灵动之笔,为我们展现了这样画面:静谧的山坳间,粉墙黛瓦的民居掩映在绿树丛中,曲折的溪流与石桥相映成趣;缕缕微风吹皱一池春水,小园里杂花生树、新篁拔节;清秋的早晨,农家短墙外丝瓜藤上缀满了晶莹的露珠……作品中偶尔出现人物的身影,譬如农家院门前的少妇和台阶上玩耍的儿童,这些细节描绘,为画面平添了生活气息,也使作品具备了些许田园风情画的意蕴,让观者感受到寻常巷陌人家平凡却也安宁的生活。

  余昌梅擅长渲染不同天气环境的氛围,阴晴冥晦均能各呈其妙。而他对江南雨景的刻画尤其值得称道,且不说他在表现“杏花春雨”的意境方面堪称驾轻就熟,即便一些小景也被他赋予了隽永的诗意:民居的墙面被雨水打湿,留下淡淡的水痕;层层叠叠的树叶在朦胧的雨雾中若隐若现;小桥侧面石缝里垂下缕缕藤蔓,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桥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打伞行走过,似乎有吴侬软语伴随着潇潇的雨声传出画面……画面湿濡温润,“空气感”很强,清新悦目。

  就总体审美倾向而言,余昌梅的“江南”题材山水画体现出明显的唯美主义追求——一种理想化的诗性表达。而就技法而论,此类作品大体上可归入小写意范畴,细节描绘一丝不苟、精雕细琢,景物元素繁密,但不失空灵通透之逸趣。

  余昌梅笔下的“江南”因雅俗共赏而一直受到收藏家的青睐。按照常理,他大可以顺着这条路毫不费劲地走下去,享有一份轻松与富足。但余昌梅不满足于在“小桥流水”和“小园幽径”中浅吟低唱,更不屑于用一招一式的小技巧来炫人。他有着更高的追求。

  余昌梅很欣赏元人笔墨之精致与到位,但他更倾心于五代北宋的山水那种史诗般的气势与丰厚的内蕴,他甚至认为“宋代是山水画的一个制高点”。基于此,在研摩传统时,他绕过了明清以来许多旁枝末节的东西,直追北宋山水经典。而且,一旦作者将精致秀润的笔墨语言融入宏幅巨构中,他笔下的巍峨的高山与奔流的大川立即兼备朴厚与雅丽的美学品质,同时,原本景致小桥的江南园林也产生了宏阔感。

  几年来,余昌梅与浙江画院的同道们到各地写生,审美的触角得以广泛延伸。他画奇秀的雁荡,画险峻的太行;他画南方的丹霞春色,也画北国的寥廓霜天。他写雁荡,山势如水涛般起伏延展,豪放飘逸,律动感很强;他画太行,强有力的走笔与磅礴的气势结合得很恰当。南北各地崇山峻岭博大厚重的量感或无尽的阔远感,在他笔下得到生动体现。譬如他表现浙西名胜的作品《大慈岩》,布局大开大合,章法险得出奇——画面中悬崖凌空欲飞,陡峭的石壁压顶逼人。若无过人的胆识与较强的笔墨驾驭能力,这种布局极容易陷入窘境。但余昌梅由于注重峰峦山崖的呼应关系,所以能够险中求稳,不给人突兀之感。同时,变幻无踪的的烟岚云气形象也有助于画面的均衡,因此整幅作品既沉郁大气,又奇峭瑰丽,引人入胜。

  借大山大水寄托大情怀,把“江南丝竹”(优美)转变为“黄钟大吕”(壮美),成为他当前的自觉追求。然而即便如此,他画面的气息仍是内敛(一如他平素的低调谦和),画幅中无咄咄逼人的霸悍之气,但笔墨厚实而滋润,自有一种博大旷远之感。他的作品《泉响清谷》里山石的纹理呈竖向排列,而云气呈横向排列,秩序感很强,严整中带有一些幽渺深远、神秘莫测的气息,令人有出尘之想。此外,这类作品,也因减弱了对故事情节的描写而显得更纯粹。

  余昌梅自谦为“草根”画家,但其实他接受过系统的学院美术教育,他骨子里浸透着古典审美格调与文人画的创作意识。立意既高,风格追求自然不凡。当然,风格的营造离不开具体而微的形式语言。从这个角度考量余昌梅,不难发现这位画家的笔墨语言丰富而不乏个性特色。譬如,他画全景山水的峰崖,中锋、侧锋和逆锋兼用,铿锵有力,动感强烈;他以断续的笔画写园林中的亭台楼阁,笔断意连,很有节奏感;他画树木,一笔三折,顿挫感很强;他擅长湿笔叠加和层层积墨等技法,如此,既丰富了峰峦的质感,又让粗粝的岩石显出温润敦厚感。有时他用干皴法写景物,干皴一经水色的罩染,立刻变得莹洁通透。

  在布局方面,他似乎喜欢“满构图”,但繁密中留出少许亮色,以此突出建筑物或人物,颇为醒目提神。此外,一些出奇制胜的表现也颇能显现他的才华。譬如,在《霜林暮归》中,大片黝黑的山石和丛生的杂树占据中央主要位置,而房舍屋宇偏处一隅。这样安排因极易呆板而为一般画家所忌讳,而余昌梅不仅能在能“绝境”中逢生,甚至能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让人啧啧称奇。

  他的造型与设色也颇具现代感。这位画家的墨笔民居写生,本身就具有独立观赏的价值,而这些形象元素融入山水空间后,整幅作品具备了鲜活的时代气息;他画树,不拘古法,而是灵活而大胆地放笔写目之所见的对象。他有时特地突出树木枝条的秩序感,有时用纷披的散锋写枝叶,混沌中见规律;有时用交融的水色染树叶,树木初春的嫩叶和秋天的黄叶都与或浓或淡的墨痕形成微妙的契合。他似乎不太喜欢强烈的明暗效果而更倾心于在统一中找对比,譬如他写天平山秋色,色阶变化自然,有着舒缓的节奏感;点点秋叶如同跳跃的色斑,使画面活泼,再用素雅的灰色调统摄全局,效果显得素雅而有清气。

  我们已经品味了余昌梅的“江南丝竹”与“黄钟大吕”,尽管那只是他过去的阶段性成就,但足以让人振奋。余昌梅尚在探索与积累中,他不急于为自己定位,他仍在“尽精微”与“致远大”的目标下勤奋笔耕。据说,这位画家打算今后分“水乡”、“北方山水”和“海景”等几个专题展开创作实践。笔者揣度,余昌梅今后除了丰富自己的图式外,可能将进一步提升笔线的质量,特别会在落笔的“稳、准、狠”方面下功夫。目前,他的“水乡”已渐趋成熟,他的“北方山水”也初露峥嵘。而他的“海景”将会是怎样一种面貌?让人充满期待。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余昌梅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